当前位置:娄底廉政网 > 廉政动态 > 警钟长鸣 > 正文

【案例剖析】潜逃10余年落网,古稀之年的他踏实了

2018/11/28 9:22:06   三湘风纪网   杨菊先、黄志华

2018年9月27日,在苏仙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厅,随着正义法槌的敲响,原郴县副食品公司(已注销)副经理杨振彬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至此,一件长达十余年的追逃案件就此划上了句号。这是苏仙区监察委员会成立之后,首例成功追逃并移诉宣判的职务犯罪案件。

 挪用公款无力还,仓皇出逃走天涯

时针拨回到1995年。当年,原郴县副食品公司副经理杨振彬因做生意急需资金周转,便向其好友——时任郴县食品贸易公司(已注销)经理罗云山求助。同年12月8日,杨振彬伙同罗云山以郴县食品贸易公司名义,用郴县食品贸易公司的3栋房产作为抵押物,向郴州市苏仙区信用联社许家洞信用社贷款45万元。12月19日,许家洞信用社先期扣除利息2万元后发放贷款43万元至郴县食品贸易公司。杨振彬用其中的5万元归还罗云山个人在郴州市北湖区信用联社的贷款,并将剩余的38万元借走,至今未归还。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因为做生意被人骗了,想去把被骗的钱追回来,为此还跟家人大吵了一架,说钱要是追不回来他就再也不回来了。”办案人员介绍。1997年,杨振彬应聘到郴县食品贸易公司任经理后,继续以公司名义对外做生意。1999年,因经营不善,生意持续亏损,50岁的杨振彬自认为“已经没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便以“追款”为由,潜逃到广东,再也没有回来上过班,与家人也彻底决裂了。

2006年,郴县食品贸易公司破产,其时任主管部门苏仙区商业行业管理办公室在对其进行破产清算时发现了这起挪用公款的问题,遂向苏仙区人民检察院报案。苏仙区人民检察院于2006年3月21日立案,该案共同犯罪的主犯罗云山当年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杨振彬因长期潜逃在外,被列为网上追逃犯。

 千里追踪十余载,多方合力擒归案

杨振彬“失踪”后,追逃的大网便张开。多年来,检察机关联合有关部门,认真查看他可能出入的小区监控,反复对可能与他有关的手机号进行筛查、定位、摸排,并多次到他可能藏身的地方进行追捕。逢年过节,还会到其家中进行走访、蹲守,同时密切关注其家人的动向行踪。但多年来,杨振彬从没有回来过,家人与他也彻底失去了联系。

2017年12月底,苏仙区监察委员会(以下简称“苏仙区监委”)成立,相关案件及线索也移交到了区监委。

“承办单位虽然改变了,但职责和使命没有变化,接过追逃追赃的接力棒,我们责无旁贷!”苏仙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谷群辉的话掷地有声。可是杨振彬逃亡已经十余年,时间跨度久,如何寻找突破口?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当苏仙区监委多方摸排线索之际,广东省阳春市岗美镇派出所传来了消息。原来,2018年8月9日,广东省阳春市岗美镇埠滘村一水产养殖场老板张某到银行为员工办理保险业务时,银行工作人员发现该员工一代身份证上显示的信息即是网上追逃犯杨振彬。银行工作人员立即电话报警,当地公安部门当日就在杨振彬务工的养殖场将其抓获。

接到杨振彬被抓获的消息后,苏仙区监委立即与有关单位进行了会商,迅速派出了由区监委、区检察院、区公安局有关人员组成的追逃小组奔赴广东将杨振彬提回郴州,并将其羁押于看守所。鉴于该案系检察机关在监察体制改革前所立案件,苏仙区监委就是否应当由区监委重新立案、由谁移送起诉、如何适用法律等问题与区检察院进行了深入商讨,并积极向省市监委和省市检察院请教。经充分酝酿并请示市监委同意后,由区监委派人组成调查组适用原刑事诉讼法对该案进行查办。最终查清了杨振彬涉嫌挪用公款罪的犯罪事实,并于2018年8月20日,将该案移送苏仙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杨振彬的归案得益于网上追逃的系统化建设。”苏仙区监委办案人员说,“追逃未尽,脚步不止,在这个大数据时代,哪怕天涯海角,我们总有一天找到你。 ”

 家破人亡蹲大牢,古稀之年空悲叹

据杨振彬交代,案发后,为了逃避惩罚,他与妻子、儿女决裂,长期在广东省阳江市一带逃窜。因为是畏罪潜逃,害怕身份暴露,他整日担惊受怕,只能选择待在偏僻的村子里,并且从不敢使用身份证,也不敢到公安机关办理二代身份证。为此,妻子同他离了婚,儿女也不再认他这个父亲。期间,女儿因病去世,他也未曾回来吊唁。

出逃之时杨振彬已经50岁了,因为年岁已大,工作也不好找,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他一度过得穷困潦倒。迫于生计,他当过水泥搬运工,因身体实在吃不消而放弃。最后通过水泥厂的一位工友介绍,他到了一个养虾场做事,常年蜗居在一间十平米左右简陋至极的工具房内。之后几年,养虾场更换了老板,更改了店名,无处可去的杨振彬就一直待在这个养殖场,直到被抓。这十几年来,他从未回过老家探亲,家人也从未过去看过他。

“想当年,我在郴州街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却家破人亡,沦落到蹲大牢的地步,这都怪我一时糊涂……”在看守所接受办案人员的提审时,杨振彬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如今我也是近70岁的人了,在外逃了十多年,惶惶不可终日,现在被抓,心里反而觉得踏实了。”

如梦初醒,斯言诚哉!可惜为时已晚。人生七十古来稀。杨振彬一时的财迷心窍,断送了家庭的幸福,断送了自己的人生,其惨痛教训,所有公职人员特别是党员干部,当思当戒!(苏仙区纪委监委 杨菊先、黄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