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娄底廉政网 > 湘风廉韵 > 湘中廉语 > 正文

【微也足道】宰予为何位列孔门十哲?

2015/9/17 15:06:42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论语·公冶长》写道: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在这里,正是用“朽木不可雕”来形容宰予的。

宰予,即宰我,是孔子的弟子之一,于“孔门四科”中与子贡并行。“孔门四科”、“孔门十哲”源自《论语·先进》:“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子路;文学:子游、子夏。”可以看到宰予之所以能位列“孔门十哲”,在于他“言语”方面的才能。而这确是事实。《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说宰予“利口辩辞”,在《论语》和《孔子家语》中就有很多例子。比如《论语·雍也》中,宰我问孔子:“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如果有人告诉仁者井里面有仁,他是不是应该追随仁跳井(而死)呢?又如《孔子家语·五帝德》一篇,就记录了宰予不依不饶地向孔子把五帝的事迹问了一个遍。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可以看到宰予的质疑和观点并非是无理取闹,相反,正可以从中看到他对儒家思想的思考的深入和旺盛的求知欲。所以说,宰予位列孔门十哲是恰如其分的。

把“宰予昼寝”这件事记入《论语》,重要之处在于后半句: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即看人不仅得听他说的话,还得看他的行为。